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学员心声 >

学员心声更多

神奇的信康矫正之旅

发布日期:2017-08-21 | 信息来源:信康口吃矫正研究所 | 点击:

我的信康矫正之旅        
     我是在4月15日的下午,怀着期待而又忐忑的心情来到信康,参加业余班矫正口吃的。说真心话,我现在万分庆幸之前自己所做出的这个决定,因为从这一天开始,我的人生就渐渐地有些改变了。而巧合的是,这一天,恰是我的十八周岁生日。
     而接下来,我是从周一开始正式的矫正口吃,随着一周的训练、心理治疗、各种突破、感悟,收获之大难以言表。
      Part1  周一的时候,我感觉这天是对我至关重要的一天,因为在这天,我做出了心理上的一个重大突破——我主动向室友坦白自己是个大结巴。这件事,可能于许多人看来,不过是小事一桩么,但对于当时的我而言,它撼动了我尘封近十年的心灵枷锁,真正让我慢慢地释放和解脱,渐渐地对于口吃不再惧不畏了。
     Part2  周二到周五,我感觉这几天算是第二个阶段,日子在平稳地推进中,而我对无痕发音方法的运用也是更加娴熟了。
     在这四天的时间中,我有点儿太过急于求成过,但也幸而及时端正了态度,也多亏了吃友金大哥的榜样作用和经验,多亏了陆大哥的乐观坚持开朗对于我的感染,让我坚定了讲话必须用方法、不用方法不讲话的决心和态度(矫正到偶最后才明白,其实这是一种回归正常说话的无痕发音法)。

                                                                                                                                                                                                                                                                                                                                                                                                 
      在这几天中,我成长了好多,卸掉了心理上的负担,最明显的收获就是我进行的六次公交车演讲,点点滴滴的进步与改变,自己切身感受的到。我由一开始的害羞、胆怯、紧张、自卑,然后慢慢变得更勇敢自信起来,也让我更加坚信,面子是靠自己赢得的,把自己经营好,那才是真正的有面子、有尊严。
    Part3  周六,这一天,是个有转折性的一天。当我去校本部参加舞蹈比赛时,我说话故意没有用方法,一下子好像又回到了矫正之前的样子。其实,我觉得这也不是件坏事,几天矫正过后,说话变得流畅了,让我在改变之余也有些得意忘形、忘乎所以了,这次的事情也如当头一棒,将我惊醒,也让我更看清现实。
我也更加坚信,不用方法不讲话,说话就要用方法,只有坚持这样做,我们口吃患者才能够真正地流畅讲话!回归正常说话。
    与此同时,我也明白了为什么之前我问郭老师什么时候可以不用方法时,她淡笑中那不置可否的表情,想真正治好口吃病,就不要问什么时候可以说话不用方法,就像你不会问什么时候可以活着却不用呼吸一样,方法之于我们,就像空气之于我们,只要不死,就永远需要!
    Part4  周一,不知不觉,我迎来了矫正的第二周,说实话,感触良多。
     我突然觉得,人生的改变,真的是需要契机的,而不能只是单靠时间的堆积。就算后者能带来改变,往往也是代价昂贵的,就像你能拥有一份人生的睿智,却可能因此付出几十年的光阴。而当你一旦迎来改变人生的契机时,我们将会在短暂的时间内成长很多,能迅速收获一份成熟,却不用承受岁月荏苒后的沧桑。
故而,当我再次站在周一这个节点上时,回眸逝去的一周,突然感觉人生就是这么神奇,一些你可能穷极一生都无法获得的东西,却可以在偶然间理所应当地获得。这般戏剧性的发展,让我突然感觉,如若世间真有能主宰一切的上帝存在,那他可能就是个顽劣的孩子,他用画笔去肆意描绘人生,而他自己却也无法预知会描绘出一幅怎样的作品,故而每一幅都绝不相同,但都会拥有同样的五彩缤纷;亦或者,他是个睿智的老者,喜欢用跌宕起伏的经历去磨砺生命,那样,美国作家欧·亨利的“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式结尾可能深得其青睐。
    Part5  周二,窗外阴雨,但我体会到的不是“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的伤感,是因为我觉得那跳动的雨滴,真是契合我轻快搏动着的内心。
     其实,在经历了一周多的许多突破之后,我渐渐发现,生活也是渐归平静了,少了些一开始惊涛拍岸的激情澎湃,却也多了很多潺潺流动的平淡从容。这是生活的本质吗,我无权妄言,但我的生活如若如是,我挺知足的,心归于平静。
     当我落笔写下这些文字时,我能清晰地感受到自己那颗正慢慢减负的内心,它似乎跳的更起劲了,是啊,好久都没这么轻快了吧。我时常会问自己,之前的十年口吃是噩梦吗,或许是梦,但我却一定是时时刻刻清醒着的,也正因如此我才十分痛苦。如果没有这次信康之行,或许我会永远活在那个噩梦中,但却是一个装睡的人在做噩梦,可怕的是,不仅别人叫不醒我,连我自己也叫不醒自己。
    言已至此,我不禁想,你或许也不禁问,我现在梦醒了吗?或许已经醒了吧,或灿烂或温暖的阳光、清新拂面的微风,悦耳如歌的鸟鸣、挟裹着泥土芬芳的空气,我能感受到的这一切,确切的告诉我:如今,那个噩梦已经醒来,就算我依然未从梦中走出,但我已能看到明媚的阳光,已能聆听风吟雨诉,最重要的我也不再经受口吃的痛苦了,即便还有些许的忧郁,但已不会拖累我,这不就足够了么?已不必再执着于我此刻是在梦里梦外了。
毕竟,我现在清醒地活着,而且过得挺好,经历了生死折磨的炼狱,我仿佛看透了这个世界,时而浪涛激情,时而平静如水,我会活得更好,更自信。
 
                       走出口吃阴影的吃友   张志伟   
2017.4.25  
 

分享到:
我要留言 查看全部评论
  • 姓 名:Q Q:
  • 手 机:微信:
  • 留 言:备注:
    请放心填写,您所有联系方式绝对保密。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