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网媒报道 >

网媒报道更多

光明网:说话口吃怎么办?专家呼吁:关注社会口吃群体给予口吃患

发布日期:2017-08-04 | 信息来源:信康口吃矫正研究所 | 点击:

 

说话口吃怎么办?专家呼吁:关注社会口吃群体给予口吃患者关爱

 
2017-08-03 16:48 来源:光明网  我有话说
 
 

     --访著名口吃矫正专家、心理咨询专家屈红队

残疾人保障法规定:每年5月的第三个星期天为助残日,由此来唤起全社会对残疾人问题关注,对残疾人的理解、支持及助残的爱心。目前全国各类残疾人已达8500多万,但有谁会想到,除此之外还有一千多万并非残疾的“残疾”人呢?那就是说话口吃、结结巴巴的口吃患者群体。他们虽不是真正的肢体残疾,但他们有口难言,言不由心,严重者语不成句几乎成了半哑巴,他们的痛苦常人很难理解。这确实是不该被社会遗忘又令人值得同情关爱的一个特殊群体。

屈红队接受CCTV著名主持人朱轶采访,畅谈关注口吃群体

据有关资料通报,美国有口吃患者二百多万,我国有口吃患者一千三百多万。口吃问题,实际上已成为世界各国的一个社会问题。因此,帮助成千上万的口吃患者解除精神痛苦,恢复言语功能需要心理学界、语言学界、教育界以及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和支持。

翻阅二十几年前的陈旧信封,请看一封口吃患者的来信:

“屈医师,您好!

一个在千里之外的结巴患者想向您求救!望能理解结巴人的痛苦,请救救我,求求您!

屈医师,我是一位结巴病达十年之久的中年人。从第一天走上工作岗位就怕和人交流,怕别人知道我是个结巴而看不起我,可越怕越结巴。工作十年换了四个单位,工作中我都付出超出常人的努力,在每个单位我都是先进工作者,就因结巴常常被人当成笑柄和闲聊的话题,我痛苦极了,寻了四次短见,可能是我命不该绝,都被人从死亡之线上救了回来……            此致。

叩首!!!

向您求救的人王 **

1994年11月6日深夜于常州”

读者朋友,当您看了这封信,确切地说是求救信,您有何感想呢?也许您觉得不可信,但这确是事实!也许您觉得不可思议或没必要去寻死,但严重口吃患者的痛苦足以令他做出死的选择。作为一个真正的残疾人,别人还能给予理解和同情,又有谁能理解口吃患者有口难言,求医无门的痛苦呢?表面上看,口吃患者能吃、能喝,四肢健全能跑、能跳, 无任何疾病,可他们有嘴不能言己心声,讲起话来心情特别紧张,或挤眉弄眼,手舞足蹈,有的甚至面红耳赤,讲一句话搞得额头冒汗或半分钟难以表达一句完整的话!跑遍大小医院检查,舌头、声带、内外科、神经科样样检查,结果啥毛病都没有,可就是讲不好话,医生回答:“回去慢慢改吧,吃药、打针治不了你这种‘病’!”悲哉!求医无门!他们除了讲不好话,更重要的是他们内心存有言语交流的心理障碍,缺乏自信、紧张、焦虑、敏感甚至自卑,他们要承受心理上的煎熬,他们要承受人们有意无意施予的巨大精神压力,因为人们的不理解,他们要承受人们对他们的讥讽和嘲笑及鄙视的目光!有口不能言,孰可悲?非口吃莫属也!

屈红队和口吃学员们在一起

请再看下面几个实例:

湖北患者张忠昌,在指挥倒车时说:“倒、倒、倒……倒不得。”话还没有落音,车已倒下了山沟。

安徽颖上患者王力,一次到广东做兔毛生意,洽谈时,一个老板的“老”字没说出来,商家老板拒收货物,一次赔了十万元。

宣城的李海梁是位税务工作者,在征税时出现了口吃,对方说话时也结结巴巴,他心想:你这人不老实照章纳税,还当众羞辱我,气急之下打了对方一耳光,当搞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时,才知道对方也是个结巴。

河南固始县唐牛忠是位中学英语教师,讲英语流畅自如,可翻译成汉语时却结结巴巴,严重影响了教学工作。

江西理工大学肖昆是位博士讲师,因讲课时常不能“自圆其说”,而终日精神沮丧,严重影响教学及研究工作。

山东青岛赵连同,谈八次恋爱都以“人不错,就是讲话有点不利索”为由先后告吹。

安徽肥东患者朱玉才买皮鞋时因四零码的“四”字讲不出来,情急之中改口说三九码,鞋子买回家废物一双,束之高阁。

诸上所述,难以一一例举,他们在生活、工作、学习上不但因口吃而受尽挫折,思想上痛苦异常,消极悲观,情绪上抑郁苦恼,严重影响了他们的工作、学习及日常生活,有道德不良素质低下者,还把他们当成笑料加以嘲弄,多么可悲!

屈红队接受安徽经视《第一时间》采访

著名心理咨询专家,口吃矫正专家屈红队介绍说,近三十年矫正口吃的临床经验得知,口吃患者遍及各行各业,参加矫正者一般集中在10-40岁年龄段,10-20岁的年龄,多数是在校学生,正值身心健康发展的关键时期;21-40岁多是各行业的骨干力量,正值为社会贡献的最佳年龄,可他们终日被口吃困扰!令人吃惊的是,有的教师、医生、国家干部、军人等也患有口吃,他们能发挥自我才干去胜任本职工作吗?这确实是不能视而不见的事实。

屈红队从1988年从事口吃矫正(包括吐字不清、腭裂语音训练)研究工作,在安徽省及合肥市残联的大力支持下,1994年成立合肥市口语病矫治中心,2000年更名为合肥市信康口吃矫正研究所,专门帮助口吃患者恢复正常的语言功能。在工作中,他边学习研究,便进行矫正实践,先后取得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资格证书和国际认证催眠师资格证书。经他矫正的患者,来自全国各地,来时忧心忡忡,去时心花怒放。正如患者所说:“口吃治好了,我回去好好学一门技术,致富养家”,“口吃治好了,我回去一定要大胆追求我心爱的姑娘!”,“我口吃好了,看着天空更蓝了,花儿更美了,人们的脸上都挂满了微笑!”听似平谈的话语,却饱含了口吃患者几年,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辛酸和表达内心的渴望!

是啊,全国这一千三百多万口吃患者能得到社会的关心和支持,使他们的言语障碍得以康复流畅,做一个平常人去学习、工作、生活是多么令人欣喜啊!

屈红队与信康师生合影留念

口吃患者,他们虽然是社会的弱势群体,但他们有权做个正常人,他们确实不该被社会遗忘!怀着一颗真诚善良的心,让我们伸出温暖的手,更多关注理解支持他们,祝福他们回归正常说话。

为了引起社会各界对口吃的认识和关注,国际口吃联合会决定,从1997年开始,每年的10月22日被定为“国际口吃日”。

  附: 专家简介:

屈红队,男,汉族,著名心理咨询专家、口吃矫正专家,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国际认证催眠师,中国心理卫生协会会员,安徽省心理咨询师协会会员,现任合肥市信康口吃矫正研究所所长。

​屈红队因小时候患有严重口吃与口吃矫正结下不解之缘,从1988年开始从事口吃矫正、大舌头矫正,唇腭裂语言训练研究工作至今,治愈各类口语障碍患者上万人。著有专著《口语病矫治与预防》(上册:〈心理分析与治疗〉、下册:〈言语训练与康复〉)。近三十年的工作实践,独创”三畅无痕口吃矫正法“、“ABC三方联动儿童口吃矫正法”、“腭裂语音训练法”等矫正方法。擅长各类疑难口吃、吐字不清、腭裂语音矫正、社交恐惧症、青少年心理健康、婚恋情感咨询等。主讲课程:《三畅无痕口吃矫正法》《ABC儿童口吃矫正法》《NLP技术与口吃》《口吃的潜意识障碍》《焦点疗法与口吃矫正》《认知心理疗法》《正念疗法》《系统脱敏疗法》《社交口吃恐惧症》。多年来,《合肥晚报》、《新安晚报》、《安徽商报》、《安徽市场报》、《安徽工人报》、《安徽经济报》、《安徽科技报》、《文化周报》、人民网、新华网、中国网、中华网、环球网、新浪网、搜狐网,以及合肥电视台、安徽电视台,安徽经视,中央电视台都曾多次采访报道,并给予高度赞誉。

光明网新闻:http://economy.gmw.im/node_8974/2017/0803/2037.html


分享到:
我要留言 查看全部评论
  • 姓 名:Q Q:
  • 手 机:微信:
  • 留 言:备注:
    请放心填写,您所有联系方式绝对保密。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