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网媒报道 >

网媒报道更多

人民网报道:攻克口吃矫正之谜,解放患者心灵枷锁

发布日期:2017-08-03 | 信息来源:信康口吃矫正研究所 | 点击:

 

攻克口吃矫正之谜,解放患者心灵枷锁

 

 

2017年08月02日11:56  来源:人民网滚动
分享到:
  •  
  •  
  •  
  •  
  •  
 

--访著名心理咨询专家、口吃矫正专家屈红队

屈红队接受CCTV《光荣之路》邀请参加“畅谈口吃矫正与预防”

一、少年屈红队饱受“结巴”之苦

“说话结结巴巴、见人面红耳赤、有口难言、自卑自闭,连平时走路都会怕打招呼绕道走……由此,甚至产生了轻生的念头……”,这就是少年屈红队口吃人生的真实写照。可如今说话流畅自如,侃侃而谈的他,早已创办了合肥市信康口吃矫正研究所,已经在口吃矫正行业默默耕耘了29个年头。经他矫正过的上万名口语障碍患者不但恢复了正常讲话,并很快融入社会,幸福快乐而平静地生活着,真可谓人生赢家。这么巨大的变化,屈红队先生是怎么做到的呢?让我们跟随记者,深入了解一下屈红队先生的自我成就之路。

小时候,屈红队由于受到老师的惊吓变得性格内向孤僻,自我封闭。日后渐渐地说话结巴起来,但小学期间并不太严重;中学期间,随着年龄渐渐大了,需要交往表达的场合也渐渐多起来。而“结巴子”的难处,常人往往难以想象,例如有一次出校门,恰好遇到老师走进学校大门,屈红队只好硬着头皮开口打招呼,但当张嘴说话的时候,嘴里蹦出来的却是“张、张、张、张……”,最终也没有说出“张老师”三个字来,他当时面红耳赤,难堪急了!说话说不好他变得更加自卑内向。为了弥补说话的缺点屈红队就刻苦学习,到中学毕业时,居然神使鬼差考上了一所师范大学,可这却让屈先生犯了难:师范毕业后,结结巴巴如何教书育人?上了大学之后,情况也未好转,他甚至时常冒出活着不如死了的念头,但他又不甘心,又念及父母的辛劳和养育之恩,最终放弃了轻生的想法,为了矫正好口吃开始了荆棘漫长的求医之路。

屈红队在中国第十届心理学家大会上谈《矫正口吃与心理潜意识》

二、矫正口吃坎坷路

偶然的机会屈红队听说辽宁有一个口吃矫正班,便对矫正好自己的口吃充满了期待,家庭并不富裕的屈红队,省吃俭用,终于攒够了钱前去治疗。之后,屈红队乘坐绿皮火车不知道跑了多久,终于到达目的地辽宁省的一个大城市,正值一个深秋的季节,刚下火车,就感受到冷风刺骨,浑身发抖……但他依然挺住,渴望见到心中的“神医”能拯救自己走出口吃泥潭。

经过第一次的矫正,实际效果并不太理想,口吃症状虽有减轻,但屈红队依然活在口吃的阴影中。类似的经历经过了三次,才渐有好转。

为什么矫正效果不明显呢?后来屈红队总结说:

一是当时的矫正方法和理论还不太专业和系统,实操性较差,更不能做到对症下“药”,精准辅导;

二是矫正口吃的方法基本停留在“慢慢说”的水平,以“慢说话,不口吃”的矫正方法为主,矫正过后不能适应生活中的言语交流;

三是某些口吃矫正师喜欢把自己包装神秘化,故弄玄虚,以获得口吃学员对自己的崇拜感,或者故意留一手,以便让学员念念不忘。

为了彻底改正自己的口吃,屈红队开始大量地实践探索,他把自己实践经历的心悟写在本子上,反复揣摸,不断地实践、领悟,并开始钻研心理学、语言学、发声生理学等书籍,把心理的疑惑和障碍渐渐排除,终于能流畅说话,也不再回避公众场合的说话机会,同时心理上也变得越来越自信。

三、成为传奇济神州

屈红队为了实践验证自己的理论心得和矫正方法,也更为了帮助更多的口吃患者。于是,在1987年寒假期间,屈红队在附近贴小广告宣传招生,1988年3月免费招收他人生第一批口吃学员,当时只有两名自愿者参加矫正。经过屈红队现身说法,身体力行地辅导矫正,居然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这一下,屈红队的信心更足。经过多方努力,并于同年暑假正式创办周口地区口吃矫正学校。

合肥信康口吃学员合影留念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屈红队在述说自己的经历时,时而低沉缓慢,时而激情慷慨,情真意切,流畅自如,丝毫看不出他是曾经患有社交恐惧症的结巴子。记者在语言矫正训练室看到,“吸气,吐气、收放自如,说话的时候要做到气沉丹田,以气推声,保持胸部、唇舌和双肩放松……”一位老师认真地辅导学员如何训练吐气讲话,掌控节奏,听一位来自广东的学员介绍说,他报名时候连自己的名字都无法完整的说出来,经过三天的训练,已经能够较流利地叙述一段话了,他还兴奋地告诉记者说,他找到流畅说话的感觉了。

“在没治疗之前,我连简单的问路都不敢,害怕别人笑话我,所以很多时候都感觉特别压抑,心口就像压着一块大石头,始终无法放松自己。经过5天的矫正后好的太多了,不再惧怕说话,在公众场合反倒特想表现自己,大声讲出来,还能到公交车讲演,赢得乘客的掌声”,22岁的宫先生用流畅连贯的话语与记者沟通,完全无法把他与那些发音困难、言语结结巴巴的口吃患者挂上钩。神奇就这样发生在眼前。 

屈红队与信康师生合影留念

“事实上,大部分口吃严重的人是因为担心受到周围人的嘲笑或者投来异样的目光,导致心理压力过大,无法超越自我设置的‘心坎儿’,从而导致口吃逐步加重,恶性循环。所以,我们除了给学员做常规的矫正训练,心理分析,系统脱敏,呼吸调整,行为训练外,个别心理障碍严重的学员,我们还要针对性地催眠放松补能,建立自信,做潜意识调整消除紧张,也会带领他们到公交车、广场等公共场所做系统脱敏演讲,或与陌生人搭讪‘乞讨’,进行‘实战’训练,能够让学员经过矫正具备真正的言语驾驭力,彻底脱离口吃心魔。”屈红队还介绍说,矫正口吃要“内外兼修”,既要能做到讲话流畅,又要能轻松自信,达到“三畅无痕”的最佳状态,尽快地融入生活的实际交流。

虽然屈红队已年过半百,在口吃矫正行业默默耕耘29个年头,但他依然雄心勃勃,他正在引领着他的团队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地工作。目前,合肥市信康口吃矫正研究所已经发展成为门类齐全、华东乃至全国最具规模和影响力的专业矫正机构,包括口吃矫正,吐字不清和唇腭裂患者术后训练,心理咨询,当众讲话,口才训练等业务。为了惠及更多的口吃患者,现在已经和深圳佰世慈航演讲口才培训公司合作共建合肥信康口吃矫正深圳分中心。在这里,我们由衷地祝愿屈红队和他创办的研究所发展壮大,越办越好,让更多的口语障碍患者流畅清晰地说话,给更多的口语障碍患者带去快乐和幸福。[责任编辑:姜利华]

屈红队简介:

屈红队,男,汉族,河南商水人,1966年出生,著名心理咨询专家、口吃矫正专家,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国际认证催眠师,中国心理卫生协会会员,安徽省心理咨询师协会会员,现任合肥市信康口吃矫正研究所所长。

​屈红队因小时候患有严重口吃与口吃矫正结下不解之缘,从1988年开始从事口吃矫正、大舌头矫正,唇腭裂语言训练研究工作至今,治愈各类口语障碍患者上万人。著有专著《口语病矫治与预防》(上册:〈心理分析与治疗〉、下册:〈言语训练与康复〉)。近三十年的工作实践,独创”三畅无痕口吃矫正法“、“ABC三方联动儿童口吃矫正法”、“腭裂语音训练法”等矫正方法。擅长各类疑难口吃、吐字不清、腭裂语音矫正、社交恐惧症、青少年心理健康、婚恋情感咨询等。主讲课程:《三畅无痕口吃矫正法》《ABC儿童口吃矫正法》《NLP技术与口吃》《口吃的潜意识障碍》《焦点疗法与口吃矫正》《认知心理疗法》《正念疗法》《系统脱敏疗法》《社交口吃恐惧症》。多年来,《合肥晚报》、《新安晚报》、《安徽商报》、《安徽市场报》、《安徽工人报》、《安徽经济报》、《安徽科技报》、《文化周报》、人民网、新华网、中国网、中华网、环球网、新浪网、搜狐网,以及合肥电视台、安徽电视台,安徽经视,中央电视台都曾多次采访报道,并给予高度赞誉。

 

分享到:
我要留言 查看全部评论
  • 姓 名:Q Q:
  • 手 机:微信:
  • 留 言:备注:
    请放心填写,您所有联系方式绝对保密。
  • 验证码: